河北省唐山市硬控温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- www.njjct.cn
老师有没有布置家庭作业她根本不知道
2020-06-16 06:39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昨日凌晨4点半,李征琴家的灯亮了,李征琴的老公及李征琴的姐姐早早起来,带上给她买的新衣服,早晨5点,一行人分坐两辆车,向常州开去,行驶了110公里,早晨7点一行人来到了江苏省常州女子监狱,此时大门外还没有人。7点50分,李征琴走出监狱,张女士迎上去跪倒在地,哭着说“表姐对不起,让你受罪了。”10岁的施某某叫着妈妈跑上去,三人抱头痛哭。

记者询问施某某学习情况。施某某却摇了摇头,春节前他期末考试考了全班后五名。原来的成绩大多是全班前五名,出事后学习成绩有所下降。

昨晨7点50分,南京虐童案主角李征琴走出常州女子监狱,被打养子施某某(小名宝宝)的亲生母亲张女士上前扑噗一声跪倒在地说,“表姐我对不起你,让你受罪了。”这时10岁的施某某一边叫着“妈妈”一边跑过来抱着李征琴,三人抱头痛哭。去年李征琴因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,服刑完毕,昨日上午被释放。

去年10月中旬,房东上门索要房租,后来他们回到了安徽来安老家,孩子再次辍学。过了20多天,街道给张女士打电话,说帮他们租好了房子,让她带着施某某回南京上学,“事发后,孩子学习成绩下降,加上20多天没上学,回到学校后跟不上了。”张女士说,今年寒假前的期末考试,施某某的语文考了70多分,而班里的平均成绩80多分,儿子连平均分都没达到。英语成绩就更别说了,“我没有文化,根本辅导不了孩子,平时只是看着孩子做作业,但是作业做得对不对,我不知道”。张女士说,以前老师布置作业是通过小灵通在校讯通里布置,现在小灵通不用了,改在qq群里了,她的手机很破,智能手机又不会用,老师有没有布置家庭作业她根本不知道。

前晚8点,记者在南京市一小区一层的楼房内见到了10岁的施某某,与3个多月前李征琴二审开庭时相比,孩子明显长高了,脸上没有10岁孩子应该有的天真、烂漫,相反的是眉头紧锁。 看到记者,施某某不太愿意说话,并不时地咳嗽几声,“是不是病了?”记者问,施某某摇摇头,小声回答:嗓子疼。施某某的亲生母亲张女士接过话说,周日他们母子赶回老家看比施某某大两岁的女儿,“女儿刚上六年级,由于从小跟在自己身边长大,现在因为要照顾儿子施某某,我和他爸爸在南京和安徽来安县农村老家两边跑,很是无奈。”

施某某的亲生母亲张女士告诉记者,李征琴被刑拘后,施某某才知道自己的身世,跟他们夫妇俩产生了很大的隔阂。由于案发后李征琴被剥夺了监护权,公安部门通知远在安徽来安县农村的张女士来南京,将施某某接走负责监护。张女士夫妻俩赶到南京,带着施某某住在一间小旅店里。

李征琴和施先生在2010年登记结婚,婚前各有一女。2012年下半年,李征琴夫妇收养了表妹张女士的儿子施某某。2013年6月,李征琴夫妇在安徽省来安县民政局办理了收养施某某的手续。2015年3月31日,因认为施某某撒谎,李征琴在家中先后用抓痒耙、塑料跳绳抽打施某某,造成施某某体表150余处挫伤。经鉴定,施某某所受损伤为轻伤一级。2015年9月30日,李征琴因犯故意伤害罪,一审被浦口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。 一审判决后,李征琴不服,提起上诉。 2015年11月20日,南京中院经过近一天的审理,对备受关注的“南京虐童案”作出终审宣判,驳回李征琴上诉,维持原判,判处其有期徒刑6个月。(法制晚报)

“妈妈瘦了,我错了,我再也不说谎了。”从常州女子监狱出来直到回到南京市,宝宝一路上都攥着李征琴的手不放,中午吃饭更是先把饭菜端到李征琴面前,“你们先让我妈妈吃点饭,她身体不好,阿姨待会再问吧。”宝宝劝记者先停止采访,让妈妈吃饭。吃完中午饭,面对记者采访时,李征琴一再表示自己还想抚养宝宝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njjct.cn河北省唐山市硬控温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- www.njjct.cn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