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北省唐山市硬控温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- www.njjct.cn
很独立
2020-06-19 10:32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他说,父亲20年前上山砍树,不小心被倒下来的树砸中,肺部出了问题,“20年了,一直没怎么医,现在肺已经穿孔了。”

在表哥印象中,李成龙2岁就到了自己家,“那时候他家很穷,他爸爸被树砸到后,不能干重活,他妈妈不堪忍受家庭琐事就跑了,再也没回来过”。

李成龙只好扛上铺盖,东奔西找,辗转来到石人南路这家快餐店。老板余建波得知他家里的情况,给他涨了300元的工资。这每月1800元的工资,李成龙寄1700元回家,其中400元作为父亲的生活费,1300元用作医药费,自己只留下100元。

“爸爸走了,我也长大了。”李成龙说,没了爸爸,没了妈妈,更要自力更生。谈到未来,他说想拜个师傅,学一点技术,以后自己做点什么……

而这个事传进父亲耳朵后,父亲把他狠狠批评了一顿。“其实我的想法应该也没错,但是爸爸只认准读书才是正确的。”李成龙说,“我是想先学一门技术,保证能自力更生,再学习,但是他不同意”。

2岁时,母亲离家出走再未回来;17岁上高一时,父亲病重,瘦弱的他不得不到餐厅打工攒医疗费;

随着病情越来越重,父亲每个月花的药费也从原来的几百元上升到1000多元,“能借的地方,我们都借了,除了大姨一家,我们也没得别的亲戚。”

而在离世前两天,父亲还在给他发短信鼓励……6月10日,成都市石人南路出现感人一幕,餐厅老板召集员工为男孩募捐。拿着3000元爱心款,男孩踏上了回家路……

因为此事,一向觉得李成龙已经长大的父亲,忽然间又觉得他还是个孩子。“他给我发短信,叫我‘傻瓜’,就是还把我当成小娃娃,哪个给大人发短信还这种称呼。”李成龙觉得,父亲给他发的最后这条不让喝酒的短信,是对他的未来不放心,反复叮嘱。

李成龙的家庭状况,餐厅老板、工友都非常清楚,“只有一个生活自理都恼火的爸爸,没得妈妈,除了每年领点低保,没得别的收入。”

儿子:身体是革命的本钱。父亲:好小子,平时约会千万不能喝酒,不要在酒的面前冲(充)英雄,切记。

儿子:你要注意身体。父亲:我都几天没吐血了,可(能)是天气的变化,今天早上到现在痰头都有血,不过你放心,服点药就会好的,你就安心上班吧……

得知李成龙家中传来噩耗,大伙儿一边安慰他,一边为他想办法。考虑到他手头困难,大伙先想法帮他买了火车票。工友马兴明的女儿还在微信上帮他呼吁,并募得了几百元。

儿子:我只(自)有分寸。父亲:傻瓜,什么自有分寸,听老爸的不要喝酒,你知道喝酒给人体带来多大的危害吗,特别是你那种身体,不是喝酒的料,明白了吗?

高考结束3天了,当大部分学生正满心欢喜地期待踏进大学校门时,一个19岁、本该参加高考的男孩却经历着常人难以承受的生命之重:

然而,就算有再多的关爱,也难以抑制李成龙心里对母爱的渴望。“小时候我经常看相框里的妈妈,看一次就哭一次,上初中后我就不想看了,我晓得再看她也不会回来,现在我已经想不起她的模样了。”

但是,大家同情他的同时,也都对他的乐观精神竖起了大拇指。“小伙子特别勤快,刚来我们餐厅的时候,我说试用3天,一进门他就开始忙碌,拖地擦桌子,能干的都干,我很喜欢。”老板余建波这样评价李成龙。最年长的工友马师傅也说:“小伙自尊心很强,很独立,从不乱用钱,踏踏实实的,完全不像一个19岁的年轻娃娃。”

李成龙觉得,父亲发短信关心他,主要原因,一方面可能因为妈妈,另一方面还是觉得病重,给自己增添了负担。“其实我一点都不怪他,也不怪我妈妈,只要他身体是好的,我就满足了。”

17岁,李成龙带着父亲借来的学费,上了高一,这也是父亲最后为他借到的一笔学费。

李成龙工作的地方在成都市石人南路,是一家快餐厅,他每天的任务是开单、后厨、收拾桌椅和送餐。2013年6月到这家餐厅工作,到如今,李成龙只请过两次假,原因都是父亲病重。

下午1点,李成龙带着大伙捐的3000多元爱心款,踏上了回甘洛的火车。

“短信是(下午)5点过发来的,没想到(下午)7点过,就接到大姨的电话,说他走了。”摸出手机,强忍了很久的李成龙终于抹起了眼泪。

李成龙的童年,就是在大姨家度过的。那是一个离自己家要走4小时山路的乡村,村里开满了苦荞花,常年吃土豆和荞饼。大姨一家对李成龙很好,有一颗糖,表哥罗启和两位表姐,也会给他留着。“直到7岁,爸爸把我接回家上村小一年级之前,都没生过病。我特别感谢我大姨和表哥他们。”李成龙说。

然而今年初,自从哥哥送了李成龙一个二手的智能手机后,情况就有些变化。“他工作很努力,很勤奋,但是在寝室也不怎么看书了,日记也不爱写了,就是爱用手机看电影。”工友这样说。

昨日早上,老板余建波更是早早来到店里,掏出2000元钱,带领大家为李成龙捐款。

参加工作后,李成龙曾经也想过,以后攒足了钱,如果有机会,他还想继续读书。“读了大学出来,才能找个好点的工作。”这种想法,一直延续到现在。尽管高中一年级的知识他已经忘得差不多了,但那些曾经陪伴过他的书,却一直带在身边。这也是让父亲李明全最为欣慰的地方。

这笔钱对李成龙来说,已是一笔不小的数目。“发工资的第一个月,给爸爸寄了1200块,我自己留了300块,买了两件20(元)的衣服,买了一条裤子,40,鞋子最贵,69。”他说,“毕竟,城里要穿得好点才行,特别是服务员,穿得破破烂烂的,形象不好,影响生意。”

“爸爸发的这条短信,是让我安心工作,一方面是家里确实缺钱,只要我工作努力,老板还会给我涨工资;另一方面,他也不想给我太多的压力,他总是觉得对不起我。”李成龙说,特别是有一次,父亲无意之中得知他每个月只留100元在身上,同事们聚餐,他舍不得花钱躲寝室装病的事后,父亲在电话里哭了很久。

“第二次请假,就是上个月月底,他(父亲)又开始吐血。”一身蓝色衣裤,李成龙面对记者,说话声音很低沉。

男孩叫李成龙,今年19岁,来自凉山州甘洛县一个只能骑摩托车才能到达的山村——蒋火山村东风组。

这是父亲李明全9日下午和儿子李成龙的第一次短信对话,里面还包含了另一种感受——发自内心的愧疚。把李成龙带大的表哥罗启,对此特别有感受。

9日下午,父亲突然给他发来短信,让他注意身体,多保重,最后一条还特别强调,一定不要喝酒。

这样的状况,让李成龙无心学习,成绩开始下降。在老乡的推荐下,李成龙上完高一第一学期后,就来到成都菊乐路一家冒菜店当起了服务员,每月工资1500元。

父亲:今天成都那边天气好吗……有太阳不?儿子:大太阳,很热。父亲:那就好,注意天气变化,保护好自己的身体……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njjct.cn河北省唐山市硬控温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- www.njjct.cn版权所有